深圳再填海逾千公顷 两大项目环评遭质疑

发布时间:2016-07-18 02:2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沿江高速以西是填海区。摄影:梁宙

 

  1  沿江高速以西是填海区。摄影:梁宙

  7月4日,深圳西部四大填海项目中的两个——海洋新兴产业基地项目和深圳机场三跑道扩建项目的环评报告简本在网上公布,环评单位在7月15日之前接受公众意见。这两份环评报告被指存在评价疏漏,进而引发了讨论。

  有环保组织和专业人士指出,深圳海洋新兴产业基地项目建设过程中,可能破坏附近的红树林生态;而在深圳机场三跑道扩建项目的环评报告中,环评单位直接忽视了中华白海豚的生存环境。

  在地少人多的深圳,土地紧缺成为了制约其城市经济发展的一个因素,深圳政府将目光投向了海洋。不过,在经济与环保之间,深圳政府在未来能否给出兼顾两者的方案?

  最后的红树

  很多人知道深圳福田区有一个红树林保护区,也有人不远千里去一睹红树林的风采,但知道深圳西部(宝安沙井、西乡等地)海岸也生长着红树林的人并不多。

  这片红树林就生长在深圳西部的广深沿江高速公路两侧,大部分生长在公路以西的湿地,高速公路以东到126乡道之间也有狭长的红树林带。如今,深圳海洋新兴产业基地项目的环评报告已公布,这片红树林的未来令环保人士感到担心。

  根据环评单位中国电建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公布的环评报告(简本)显示,海洋新兴产业基地项目位于深圳市西部滨海分区,范围大部分位于沙井西部沿江地区,总用海面积约744.3公顷,其中填海面积约556.7公顷、生态湿地用海约123.2平方米。

  环评报告称,该工程对海水水质、海域环境以及沉积物环境等会造成一定影响,但总体上对各项的影响并不大。施工期间对渔业资源的影响主要为悬浮物扩散,高浓度悬浮颗粒将直接对海洋生物仔幼体造成伤害,渔业资源生物量损失随着施工的结束,慢慢可以得到恢复,施工对渔业资源的影响是暂时的、可逆的。

  不过,有环保组织提出质疑,认为该份环评报告存在评价疏漏。跨境环保关注协会(下称CECA)一直关注珠三角填海问题,该机构撰文表示,根据2015年11月的两次、2016年2月的两次用海申请公示,当前深圳西部海域申请填海面积共约1689公顷已包含生态湿地52公顷,但环评报告并未涉及红树林。

  深圳市海洋新兴产业基地项目环评报告出来后,CECA联合创始人魏翰扬一直与环评机构进行沟通。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这份环评报告多处信息不全,环评报告中没有提及填海区域内存在受保护的红树林,根据《海洋环境保护法》,是不允许砍伐和破坏红树林的,但环评简本对此只字未提;而且在《海洋生态保护措施》《陆地生态保护措施》中也均没有提到如何保护红树林的措施。

  根据《深圳特区报》2015年3月报道,深圳在近30多年来,经过几轮城市发展建设,深圳全市的红树林面积从原先的8000多亩锐减到2500多亩,填海、造楼、砍伐、污染、大规模的海水养殖、围垦养殖对红树林湿地造成了相当大的破坏。

  目前,深圳的红树林在西部、东部和中部海岸都有分布,因为西部海岸的水很浑,所以相对容易形成滩涂,也容易形成一些红树林,在早年的时候深圳西部大规模填海,已让红树林面积减少了大半,现在只是留下最后为数不多的一部分。

  “填海区域影响到红树林,就会牵涉到鸟类,因为鸟类迁徙的过程中,需要滩涂为它们提供一些食物的补充,滩涂上生活着包括贝类、螺类等很多无脊椎动物,以及很多鱼类。鸟类都是靠吃那些生活的,红树林则为它们提供一些栖息地。”广东省海洋开发研究中心特聘专家王炳说。

  让候鸟飞公益基金调查部负责人田阳也向界面新闻记者表述了相同的观点,他指出,候鸟中很多都是阶梯式迁徙,如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候鸟到中国南部沿海去过冬,在天津的候鸟到澳大利亚去过冬,深圳作为中转站,是长距离迁徙的鸟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加油站”,因此填海工程建设过程中应该保护好红树林。

  7月13日,界面新闻记者发现,环评单位中国电建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官网上的该项目环评公示已作出了修改,增加了“生态湿地区内红树林应永久保留,施工期间避免对其造成破坏”等语句。

  记者致电中国电建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该单位负责环评工作的郭姓工程师表示,因为当初公布简本的时候比较匆忙,没有把这一块内容写上去,收到这些反馈之后,更改了环评报告内容,已经补充上去了。

  该工程师说,在建设填海项目时,成片的红树林将作为一个生态湿地保留起来,但是对于养殖塘上零星的红树林,有部分可能会被破坏。“在环评中,我们也会尽量多提一些保护措施,保护这些零星的红树林。”

  界面新闻记者还注意到,修改过后的环评报告中,原版本中“本工程建设与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相兼容”,改为了“本工程占用部分基本生态控制线,应进一步协调”。上述工程师告诉记者,他们从政府相关部门了解到,深圳市基本生态控制线在以前划定的时候存在一些问题,填海项目确实占用基本生态控制线,目前正在协调。

  但魏翰扬不认同环评单位的说法。他表示,把责任推给设置基本生态控制线一方是不合理的,控制线内确实有特别需要保护的动植物,环评单位应该促使建设单位完全遵守基本生态控制线的要求,而不是设法帮助建设单位绕开或调整生态线,政府部门更应该捍卫这一条线。

返回顶部